情知何所起

在下榆柒,吃杂粮啦!文笔还在锻炼中,爱好开车,爬墙快,但坑一定填!欢迎一起玩耍啊❤️
扩列吗?1418973704

田园将芜(九)曦澄

ooc慎入
流水账啦
垃圾文笔瞎几把写



时间没过多久,江澄的伤也好了七八成。四个人怀着各异的心情一起回了莲花坞,又正好赶上中秋节的庆典。

太阳刚下了山,天色都黑下来了,云梦大大小小的街道都灯火通明,路两旁全都是摆摊的,也有人挑着担子走街串巷。

人们的谈话声交缠在一起,还有女孩子银铃一般的笑声和孩子们稚嫩的声音。

蓝忘机和魏无羡走在前面,魏无羡一点都不老实,这摸摸,那看看,还时不时的揪着蓝忘机的袖子要他过去结账。两个人;一起并肩的时候就手拉着手,十指相扣,魏无羡一直在东拉西扯,蓝忘机是不是的回应两句,倒也是极其和谐的。

蓝曦臣和江澄在两人的后方一起走着,并无太多言语,但也不显尴尬。

“云梦的庆典真是热闹极了。”蓝曦臣不着痕迹的护着江澄躲过一波又一波的人流,向江澄搭话。

“怎么?你们姑苏不办庆典吗?”江澄挑挑眉,并没有在意蓝曦臣的小动作,漫不经心的回答。

“庆典倒是有,小辈们倒是很喜欢,但是我一般不大参加。”蓝曦臣笑得嘴角弯弯。

“哼,就说你们蓝家人无趣的很,什么都不参加,不像我们,这里有很多店铺啊,都是江家的。”说到这里,江澄到是很自豪似的。

“是,我也在考虑让蓝家也和外边多一些生意上的往来。”蓝曦臣看了看江澄的神色,也没看出来有什么别的情绪,“江家一向善于经商,还请晚吟以后多多指教了。”

“哼,这倒是好说,没想到你堂堂泽芜君也会向我来请教。”江澄似是笑了,有些得意洋洋的。

“这是当然的,你可是堂堂三毒圣手江宗主啊。”蓝曦臣笑得开心极了,顺毛成功~

又是一个人流的高潮,甚至比以往几次都要大一些,两人紧紧挨着才没有被冲散,回过神来已经看不见蓝忘机和魏无羡的影子了。

蓝曦臣和江澄准备自己玩,不理蓝忘机和魏无羡了。

江澄:哼,谁管他们,死断袖。
蓝曦臣:呵呵,晚吟你看那个好不好,咱们一块去看看吧。

突然江澄一个没留意,撞上了个人,低头一看竟然是个小孩子。

小孩子的身形和力气自不比江澄,被撞倒在地,两个水灵灵的大眼睛瞬间就蓄满了泪水,下一秒好像就能哭出来一样。

江澄看周围人多嘈杂,小孩差点被踩到,赶紧一把把小孩拖着屁股捞在怀里,一边晃悠着,一边轻声安慰。

“好啦好啦,不要哭,一会就不痛了,嗯?”江澄揉揉小孩被摔疼的屁股,“你爹娘呢?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

“我不知道,刚才突然人变得特别多,我被挤了一下就找不到阿娘了。”本来被江澄安慰着好些了的孩子一看找不到阿娘,又要哭出来。

江澄一看孩子要哭就有点慌了:“没事没事,我们帮你找你阿娘啊,别哭。告诉我你叫什么呀。”说着还轻轻颠了颠小孩。

“我叫莲莲,哥哥呢?”莲莲紧紧地揪着江澄的衣襟。

“我啊叫江澄,边上这位哥哥叫蓝曦臣。”江澄空出一只手摸了摸莲莲的头,小孩子的头发总是软乎乎的,一点都不扎手。

边上的蓝曦臣也伸过手来摸了摸莲莲的小脸蛋。

然后江澄就抱着莲莲和蓝曦臣一起往前走,帮着小孩找阿娘。

小孩子总是容易饿的,才没走一会儿,小孩的肚子就咕噜噜的叫了起来,硬生生给小孩弄了个大红脸,羞得埋进江澄颈窝里不起来。

蓝曦臣笑笑,去边上的小摊子买了串糖葫芦,递给莲莲。

“谢谢曦臣哥哥!”莲莲接过糖葫芦,脆生生的道了谢,又把糖葫芦递到蓝曦臣嘴边,“曦臣哥哥吃一个吧。”

蓝曦臣也没有推脱,就着孩子的小手就咬了一口。

莲莲又把糖葫芦递到江澄嘴边:“江澄哥哥抱着我这么久,肯定累了吧,也要吃。”

江澄看着小孩一脸认真,忍不住笑了出来,也顺从的咬了一口。

莲莲看两个大哥哥都吃了,自己才开始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蓝曦臣和江澄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浓浓的笑意。


感谢阅读🙏笔芯❤️~~

【夜尊】捡到一只小夜尊(十六)

ooc慎入
宿舍打字,日常错字狗,有错字请见谅
垃圾文笔瞎几把写



让人想哭的日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才过了三天,沈巍就穿着那身黑袍回了家。

“哥哥!你终于回来啦啊!!!”夜尊凄厉的惨叫声。

“小巍!!你终于回来啦啦!!”赵云澜凄厉的惨叫声。

“嗯?怎么了你们?”沈巍脚一沾地黑袍瞬间化作黑雾,换成一身宝蓝色西装,看着两个抱着自己大腿眼泪汪汪的人,头顶的问号都险些具象化出来,“发生什么了?”

“小巍/哥哥,你快去做饭吧!”夜尊和赵云澜异口同声甚至还带着隐隐的虚弱的颤音。

沈巍:???

虽然一脸的问号,但是沈巍从来没有办法拒绝爱人和弟弟的任何要求,所以依旧顺从的走进了厨房。

然后很自然的被厨房的惨状震惊了,垃圾桶里堆满了泡面的包装袋,燃气灶上貌似有一个烧漏了底的锅子,水池里有各种看不出摸样的食材。他们两个这两天是在厨房里做了什么奇怪的实验吗?

沈巍好像看见了两个傻子在厨房里战战兢兢的企图做饭,但是惨烈的失败了之后只能可怜兮兮的吃泡面的样子,然后还一边吃一边念叨着想念自己做的饭。

沈巍被逗得笑弯了嘴角,然后默默地戴上了围裙,开始收拾狼狈的厨房。

他很熟练,所以动作很快,不到一个小时,厨房就已经恢复了原先整洁的样子。沈巍翻了翻冰箱,用仅有的食材烧了比较丰盛的晚餐。

夜尊和赵云澜看到沈巍端着盘子往饭桌上放,两个人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勉勉强强的等到沈巍上桌,马上迫不及待夹了一筷子放到嘴里,然后真的流出了感动的泪水。

“唔唔唔,唔唔唔。”赵云澜塞了满嘴的饭菜,口齿不清还企图跟沈巍说话。

“云澜,咽完了再说。”沈巍笑眯眯的看着狼吞虎咽的两个人,可能身为一个大男人却如此喜欢做饭的原因就是,可以看着自己在乎的人吃着自己做的饭如此开心,幸福的感觉弥漫在自己心里。

“我说,小巍你去地星找到救回心魔的方法了吗?”赵云澜努力的咽下嘴里的饭菜,锤了锤自己的胸口,才艰难的开口。

夜尊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睛却死死地盯着沈巍,眼神里闪着期待的光,一眨不眨的看着沈巍。

沈巍看着眼巴巴的夜尊有点想笑,自己的弟弟就是可爱,要和爱人一起好好宠着。

“放心吧面面,我当然找到了,找不到我是不会回来的。”沈巍笑眯眯的,揉了揉夜尊毛茸茸的脑袋。

“真的吗?”夜尊的眼里瞬间闪出了欣喜地光。


感谢阅读🙏笔芯❤️~~

田园将芜(八)曦澄

ooc慎入
垃圾文笔



虽然江澄骂骂咧咧的让魏无羡滚,但是在魏无羡几个臭不要脸的动作和腻得恶心的讨好的话之下,还是默许了魏无羡今晚驻扎在自己的房间。

并且由于魏无羡神仙打架一般的睡姿,江澄提议让魏无羡睡在靠里的一侧。

“就你那狗都嫌弃的睡姿,要是不想明天在床底下醒过来,就赶紧麻利儿的给我滚到里面来!”江澄一边往一旁挪了挪,拍拍靠里的床铺,一边不耐烦地催促魏无羡上床,“你自己不睡别耽误我睡好吗!快点!”

“嘿!澄澄你也知道我的睡姿狗都嫌,我可不敢跟你一起睡,万一我做了一个拯救世人的梦,在不小心伤到你怎么办?”魏无羡坐在凳子上,朝江澄摆了摆手,“你赶紧睡吧,我今晚就在这守着你,不睡了。”

“守着我?你可得了吧!要是让你们家蓝二公子知道了,还不拨我一层皮下来?”江澄更加不耐烦了,可怜的床铺更是被他拍得梆梆直响,“在不上来睡觉,小心我下去打断你的腿!”然后作势就要下床打人。

“诶呦喂!澄澄你可别下来!”魏无羡一看江澄又要下床,赶紧拦住,“好好好,我这就上去。马上就睡!”

看着魏无羡上了床,滚到里面,江澄才满意的拉拉被子,准备睡觉。

结果第二天来叫人起床的蓝家双壁被床上的两个人吓到差点当场发疯。

被子什么的已经不知所踪,甚至魏无羡连枕头都没有了,两个人的腿互相搭在一起,魏无羡一个手搭在自己的肚子上,另一只手揪着江澄耳朵,江澄一只手垂在床外,另一只手扯着魏无羡的一缕头发,两个人均是衣衫不整。

蓝忘机面无表情,噔噔噔走到床前,把摇摇欲坠的江澄往里挪了挪,然后伸手去够魏无羡,他握住魏无羡的肩膀,轻轻地摇晃:“魏婴,醒醒了,魏婴。”

蓝曦臣看见蓝忘机揽着江澄的肩膀往里挪,微微上扬的嘴角僵硬了几分,也同样快步上前,和蓝忘机站做一排。

“晚吟,该起床了。起床吃饭啦。”蓝曦臣温柔的摇摇江澄,又轻轻摸了摸他的脸颊。

然后两个人同时伸手一扯,大脚一踹。

“嗷!!!!”

江澄揉着自己的耳朵,大骂魏无羡:“你他妈扯什么扯!有毛病吧!滚下我的床!”说完还要抬脚把魏无羡踹下床。

魏无羡一边熟练地转身避开,一边揉着被扯得差点秃掉的头皮:“嘿!澄妹你这就不厚道了,你看你把我拽的,都秃了!”他一转眼看见了一边站着的蓝忘机,然后奋力往人家怀里一扑:“蓝二哥哥~人家快秃了~你还会爱我吗?”

“爱。”蓝忘机面无表情的回答,一伸手拦住了魏无羡的腰。

“都赶紧滚滚滚滚滚,别在这辣我的眼睛。”江澄一脸生无可恋的朝忘羡二人摆摆手,“你俩赶紧回屋再睡会吧,赶紧去亲热吧,离我远点!”

“好的。”蓝忘机二话不说,拦腰抱起魏无羡,向江澄和蓝曦臣点点头,转头就走。

“诶澄妹,你和蓝大哥要好好相处啊!!”在人家怀里不老实呆着,还想和江澄挥挥手。

魏无羡和蓝忘机走了之后,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不少。

江澄坐在床上,整理着睡得凌乱不堪的衣服,蓝曦臣就在一旁看着。

“啧,蓝曦臣,你看什么呢!”

“晚吟好看。”蓝曦臣笑眯眯的看着江澄,一脸认真。

“哼,油嘴滑舌。”江澄绝对不承认自己脸红了,“亏你还是蓝家人。”


感谢阅读🙏笔芯❤️~~~

我开学啦啊啦啊啦~

【夜尊】捡到一只小夜尊(十五)

ooc慎入
对不起了各位,我明天去学校报道啦,今天只能更得特别短小啦。
见谅见谅
各位就当小段子看吧~


夜尊休息了一晚之后,身体也渐渐恢复了过来,沈巍还没回来,赵云澜就先把夜尊带回家了,途中还去了趟上回去的商场。

“你个臭小子,说晕倒就晕倒,吓得我们俩魂都没了。给你买的衣服也扔在店里了,什么菜也没买。”赵云澜一边在商场的地下停车场倒车,一边不停地和夜尊叨叨。

夜尊倒是很悠闲的,坐在副驾驶上,靠着车窗,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赵云澜:“是是是,赵大处长。咱们现在就去把衣服拿回来,然后再去买菜。”

两人一起去了上次买衣服的店里,上次的导购小姐很尽职尽责的把他们买的衣服都整理好,好好保管,两人取衣服取得很顺利。

“诶呀,那个导购小姐还挺好啊,整整齐齐的呢。”夜尊拨了拨袋子,叠的整齐的衣服和收据。

“你以为人家都和你一样啊?”赵云澜两只手各提满了袋子,和夜尊一起往地下的超市走去。

“诶,是吗?我们今晚吃什么啊?小云澜?”夜尊跟在赵云澜的后面,手里只提着一个袋子。

两个人一起在超市逛来逛去,然后夜尊看着皱着眉头挑来挑去的赵云澜,挑着眉问道:“赵云澜,你会不会做烦啊?别不是要毒死我吧。”

“呸,瞎说什么!我不买菜,我就买个泡面,吃不死你的。”赵云澜往购物车里放进了第十一桶泡面。

“呵呵。”夜尊对今后自己的生活质量开始了深深的担忧。

然后两个人一起,提着一大堆衣服和泡面,开着车回家了。


离开哥哥的第一天,吃着泡面的夜尊想他。
离开老婆的第一天,吃着泡面被夜尊狠狠吐槽的赵云澜想他。

离开哥哥的第二天,吃着另一个口味的泡面的夜尊想他。
离开老婆的第二天,吃着另一种口味的泡面被夜尊差点痛扁一顿的赵云澜想他。

赵云澜,夜尊:嘤嘤嘤。


谢谢阅读🙏笔芯❤️~~




田园将芜(七)曦澄

ooc这章依旧双杰
下章开启蓝大追妻


江澄的心里其实并没有那么的激动,他平静的自己都有点吃惊。所以他在魏无羡坐在他的床边眼巴巴的瞅着的时候,走神了。

那么江澄在走神的时候想了点什么呢?

无非就是,他在等待,寻找魏无羡的那十三年里,每每想起姐姐江厌离时,好似从厨房飘出来的一丝排骨汤的香气和打开门后空无一人的如潮水一般的失落;每每从梦魇中惊醒,被汗湿的衣服和泪水浸透的枕巾;每每触到袖中陈情时,冰冷刺骨的温度和昔日美好回忆与痛苦过往的纠缠……

江澄现在回忆这些无非是想让自己更加憎恨魏无羡一分。

然后他又不可避免的想起了更为遥远的曾经,争抢过的同一块排骨,同一张被子,一起挨过的虞夫人的同一顿打骂,一起偷过的鸡,上过的树,还有雨中向一方倾斜的伞,悄悄从门缝里塞进来虽然冷了却依旧异常美味的点心……

江澄回忆完这些的时候,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记忆力出奇的好。

以及自己对魏无羡的很比自己想象的少很多很多。

他很是无奈的抬起了头,毫无意外地看见了魏无羡的一张大脸,堪称惊悚。江澄被吓得一哆嗦,然后手就不受控制的向前挥去,啪的一声在安静的房间内异常巨大。

但是魏无羡显然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他看见江澄挥过来的手,下意识的举手想挡一下,可能是老天爷出了点差错吧。

他现在真的不知道江澄为什么要和他击一个大大的掌!严丝合缝,非常整齐,没有一丝误差的击了个掌!

江澄脸都红透了,他绝对没听见门外传来的一丝憋笑失败的声音。

“魏无羡!!!!!”

“是!小的在!”

“给我把门外偷听的小人抓回来!!我要打断他的腿!!!”

“好的!宗主!没问题!宗主!”

当然魏无羡没有在门外发现任何人。

当魏无羡关好门走回来的时候,江澄已经起了床,端正的坐在床上了。
魏无羡皱了皱眉眉头:“江澄,你怎么坐起来了?快躺下快躺下!”

“得了吧,傻子,你真以为我有那么弱吗?睡一觉就已经好很多了。”江澄对于魏无羡的大惊小怪很是不屑。

“啧,关心关心你,你还这样,真是伤了你师兄的小心脏啊~”

“滚!”江澄向魏无羡扔了一个枕头,“其实你没必要这样。”

“嗯?什么?”魏无羡还没有反应过来,递给了江澄一个疑惑的眼神。

“其实以前的事你没必要想的这么多。”没想到江澄到反倒是开始安慰魏无羡,“我怎么做都是我的事,而我做事,是不会后悔的。”

“我就是挺不甘心的,凭什么你干了这么过分的事,不遵守诺言,还一死了之,而我却连心安理得的恨你都做不到。”

“我本来还生着气呢,可生着生着就发现,身边除了金凌就谁都没有了。”

“其实我早就快要累死了,但是那么多人还在等着我呢,我要是不干了,那江家上下老老少少怎么办?”

“可我真的很累了。”

“但是现在的感觉还不错,你活着,活的很好,金凌也长大了,我好像也交到了一个不错的朋友。”

“所以,额,你就随便一听啊,我觉得,你要不要回一下莲花坞,去看看姐姐阿娘他们。都过去这么久了,你都死过一次了,他们会原谅你的。”

“嗯,应该也可以带上蓝忘机。”

江澄一反往常的魏无羡絮絮叨叨了很久,他每说一句,魏无羡的眼睛就会更红一点,到最后更是生生落下泪来。

“怎么?你不想回去?”

魏无羡突然往江澄身上一扑,小心翼翼的避开伤口,搂住了江澄的肩膀:“回!我当然回!我恨不得立刻就回!”

江澄很嫌弃身上扒着的魏无羡:“喂喂喂!赶紧滚开!你的眼泪糊到我身上了!”

当天云梦双杰一起在房间里聊天玩闹了很久,蓝氏双壁也就进来送了送药,送了送饭,都很有默契的没打扰他们俩。

直到睡觉前。

“诶江澄啊。”

“嗯?干嘛?”

“你刚刚说的交到的好朋友,是不是蓝大哥呀~”

“啊?什么?我说了吗?没有吧?”

“有~肯定有~你说的时候,那个春心荡漾的小眼神哦~”

“魏无羡!!你给我滚!!!!”



哈哈。我又开始抽风了嘻嘻嘻

感谢阅读🙏笔芯❤️~~





【夜尊】捡到一只小夜尊(十四)

ooc慎入
流水账



夜尊一直闭着眼,眼泪也一直不停的流:“我一直都知道他爱我,我也一直都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他是我的一部分,我以为就算全世界都抛弃了我,他也不会离开我。我错了,我是不是想要的太多了?所以现在连他都要离开我了。”

沈巍没说话,他也无话可说,他在夜尊的过去里留了一大片空白,现在填补空白的人已经不在了,他有有什么资格说一些什么话呢?他只是俯下身去,轻轻地抱着还有些微微颤抖的弟弟,尽自己所能的给予他一些安慰。

赵云澜有点看不下去房间里的气氛,鼓起勇气,一咬牙一跺脚,开口道:“小巍啊,那个黑雾…啊不是,那个离,咱们还有没有办法救回来啊?”

沈巍拍了拍夜尊的后背,起了身:“我回一趟地星,看看有没有办法。”说完给夜尊掖了掖被角,就要往外走。

“诶!等等!”赵云澜做伸手挽留状,顺便后脑滴下巨大汗滴,行动力这么强的么?

但赵云澜手还没放下去呢,沈巍又退了回来,他一把拽过赵云澜,压着赵云澜脖子亲了一口,然后认真地与赵云澜对视:“云澜,我不会在地星待太久的,这段时间,面面就拜托你了,千万照顾好他,也照顾好你。”说完就又飞一般的走了。

一瞬间,病房里只剩下了赵云澜和夜尊俩人大眼对小眼,一脸懵逼。

赵云澜,夜尊:嗯?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得我有些措手不及。

赵云澜尴尬地笑笑:“那啥,面面啊,你睡了这么久,饿不饿呀,吃点东西吧。”

“离刚走,你就又把哥哥说走了,赵云澜你故意的吧!”刚才还躺在病床上无声哭泣的夜尊,突然坐起身来,脸上还挂着泪痕,指着赵云澜的鼻子大骂,“你就是想气死我是不是!你就要跟我抢哥哥!”说完了还抽嗒了两下,可把他给委屈的。

赵云澜一脸懵逼,我不是,我没有,我是无辜的!

“没有啊,你哥哥不是去找办法帮你救你的小心魔吗!一会就回来了~”我们的赵处长再次露出了标准的人贩子的笑容,“别担心了。吃点东西吧。”

夜尊很傲娇的转了个头,表示不想理赵云澜。

赵云澜的脸皮可是出了名的厚啊,夜尊还小,是斗不过怪蜀黍的。于是赵云澜开始了知心叔叔的新一轮劝说。

“再说了,我也没有跟你抢你哥哥啊,你哥永远是你的,别人谁也抢不走的。”

“你哥哥也一直都很爱很爱你,你晕到的时候,他吓得魂都快飞出来了,他见你伤心,自己也心疼得不得了,你舍不得你的心魔,他立马就去找挽救的方法。你看你哥对你多好,谁都抢不走的。”赵云澜拍拍夜尊,语气十分语重心长,就像安慰一个强忍眼泪,委屈巴巴的小孩子。

“你就不一样,你就可以抢走他。”夜尊把脸埋到被子里,嘟嘟囔囔的,“在我哥的心里,你比什么都重要,自然也比我更重要些!”

赵云澜叹了口气:“小夜尊啊,咱们两个是不一样的。”

“有什么不一样?你比我厉害吗?”

“不,我没你厉害。但是咱们两个对于沈巍来说,是不一样的。你是他血浓于水的弟弟,唯一的亲人,对他来说再重要不过了,他现在最想保护好的,就是你了。”

“那你呢?”

“我?我是他的知己,我是他的挚友,我是他的爱人。我们并肩而行,想要一起保护你啊。”

小夜尊绝对不承认他脸红了:“哼,谁要你保护,我有哥哥就够了,你只要不拖哥哥的后腿就好了!”

“是是是!小的绝对不会拖我们沈巍大人和夜尊大人的后腿哒!”赵云澜当然看到了夜尊的小红脸,立刻呲出一口大白牙,显得特别狗腿。


垃圾写手来更文啦~
感谢阅读🙏笔芯❤️~~

【夜尊】捡到一只小夜尊(十三)

ooc慎入

捡到一只小夜尊(十三)

“别告诉他,我爱他。”一边说着,黑雾所化成的人形慢慢的消散,然后缓缓飘进夜尊的身体里。

“诶!等等!”赵云澜大声阻止,想扑上去拽住黑雾,然而抓到手里的却从指缝里再度溜走。

他们好像听到了黑雾发出的轻笑声,最后消散在空气之中。

“他他他这是,怎么了?心魔回到本体体内不是很正常的?”赵云澜还呆呆的看着自己刚才去抓黑雾的手,残留的触觉带来凉凉潮湿的感觉。

“不,我觉得这次他回到面面体内就会散去自己的意识吧。让面面没有对心魔的后顾之忧,虽然我也没有认为面面对那个心魔有什么顾虑。”沈巍看见夜尊的脸色渐渐不那么苍白了,随即松了口气,“按理来说,人要是生出了心魔,心魔就会伺机寻找吞噬正主,夺取身体的主动权,但是夜尊的心魔就好像为了弥补失去了哥哥的自己一样。”

“啊,看来这个心魔对夜尊还真是好呢。处处为他找想。”赵云澜看着夜尊,“还不惜牺牲自己?”

“别老叫他心魔心魔的。”床上的夜尊突然开了口,“他有名字的,他叫离。”

夜尊依旧没有睁开眼,就保持着躺着的姿势。

“就在我真的觉得哥哥不要我的时候,他出现了。”

“一开始我怕得要命,他也很嫌弃我的样子,嫌我弱小,嫌我总是哭,嫌我被人打了欺负了也只会忍气吞声。”

“但虽然他嫌弃我嫌弃的要命,但还是教会我什么样的药可以治身上的伤,什么样的药可以止痛,怎样护住自己可以保住不被伤到要害。”

“他教会我很多很多我不会的事情,怎么做饭,怎么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生存下去,”

“这些事情对于原来的我来说,一无所知,因为哥哥一直把我保护的很好。”

“但是我已经没有哥哥保护了,我迷茫,我绝望,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他出现了。”

“每次我哭着叫着哥哥的名字醒来的时候,他都会骂我没出息,但是还是会在我失神的时候控制着我的身体,去倒点水来。”

“他会在我感到孤独的时候,表现的漫不经心的和我搭话,他会在天冷的时候,别扭的提醒我多披件衣服。”

“他就像,就像上天赐给我这个可怜的废物的礼物,来补偿我这个失去哥哥就没法生存的可怜虫。”

“没有哥哥的日子,是他一直陪着我,想念哥哥的日子,是他陪着我,寻找哥哥的日子,是他一直陪着我。”

“哥,其实我一直知道,他爱我。”

夜尊嘴角弯着微笑的弧度,眼角却不停的有泪水滑落。

我一直知道,从很久以前。




大家想不想看面面和心魔离的日常啊~

想看就告诉我哦

短小的一更,有凑数的嫌疑……hhhh
抱歉了大家。
感谢阅读🙏笔芯❤️~~

不好意思

我快开学了,要准备去大学报道的东西,这几天更新随缘啦。不好意思啊啊。🤪🤪🤪

【夜尊】捡到一只小夜尊(十二)

ooc慎入
万年前的那些事全是我瞎编的,别当真
垃圾文笔瞎写略略略


沈巍抱着夜尊,疯了似的往楼下跑,等赵云澜把车开过来后,两人把夜尊送往医院,一路上赵云澜把车开的飞快,仗着自己有身份特权,不知闯了多少红灯。

然而到了医院,检查结果且没发现什么大问题,只是有点轻微的营养不良。

沈巍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夜尊,低着头在想着什么,刚刚夜尊让他不要担心,是不是他自己知道原因呢?

沈巍还没有想明白,赵云澜就推门进来了,手里提着饭盒。他走到病床边,把饭盒放在病房旁的柜子上。

“啊,他还没醒啊。”赵云澜歪头看了看床上的夜尊,然后跟沈巍说道:“小巍啊,你也别太担心了,目前他也还没有什么危险吧,来,先吃点东西。”

“云澜,面面不会有事吧。”沈巍依旧看着夜尊,他心慌的不行,也承受不住再次失去弟弟的痛苦。

“不会的,小巍。”赵云澜走到沈巍身边,揽住他的肩膀,轻声安慰“他不会有事的,他这么爱你,费劲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你,怎么会舍得离你而去呢?”

沈巍微微向后仰,靠在赵云澜怀里,他真的很害怕,害怕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幸福,又会消失,已经享受到阳光的他,还有什么勇气再回到孤独的黑暗中呢?

夜尊依旧没有要醒来的迹象,沈巍也在赵云澜的百般劝说下吃了点东西,等当两人为了谁该回家休息而争论的时候,病房里的灯忽然闪了闪。

两人同时停下手里的动作,警惕的看着四周。

浓郁的黑雾从四周弥漫过来,不一会儿就淹没了病房原本洁白的地砖。

“是我。”黑雾慢慢凝聚成人型,抬手示意自己并没有恶意。

沈巍放下了随时准备攻击的手,不知道为什么,他听了之前这黑雾对他说的话后,就莫名的信任他,尽管并备有证据证明他说的是真的。

“你来了,面面不知道为什么,刚刚突然晕倒,但我查不出有什么问题。”沈巍毫无保留的将自己所知道的消息告诉黑雾。赵云澜看沈巍对这黑雾放下了戒备,也跟着放松下来,他不是信任这团黑了吧唧的东西,他只不过是无条件信任沈巍而已。

“我知道,我是他的心魔,他有什么情况我会感知到的。”黑雾向沈巍点了点头,表示对他信任的感谢。

“我的时间不多了,但我会尽我所能把所有我所知道的真相都告诉你们,希望你们以后会替我照顾好他。”黑雾语速很快但语气平稳的说。

“等等,什么叫以后我们替你照顾好他?”赵云澜皱皱眉头发问。

黑雾轻笑了几声,没有回答赵云澜,他转头看着夜尊,语气变得温柔起来:“沈巍,你还记得我跟你说的,万年前你亲自找到夜尊,跟他说了你抛弃他的事实吗?”

满意的看到沈巍点点头后,黑雾继续说:“我这次从夜尊的身体里分离出去就是为了查这件事。”

“万年以前,异能觉醒的人很少很少,比现在还少了不知几倍,所以觉醒了异能的人就有了绝对的力量和权威,于是率先觉醒了异能的人就开始打压没有觉醒的人,对于已经觉醒了的,对表示顺从的给予赏赐,对不服自己的,就杀掉,以绝后患。”

“他们巩固自己的地位,企图推翻其他政权,自己成为主宰。部落之间的斗争常常爆发。那个时候你们双生鬼王已经诞生,虽然还很幼小,但实力已经不容小觑,尤其是你沈巍。”

“他们想将你纳入自己的阵营,但又忌惮你的实力会对他们造成威胁,于是就向当时还没有觉醒异能,还很弱小的夜尊。他们觉得哥哥这么厉害,弟弟觉醒了之后,应该也不会差啊。”

“正当他们愁着怎么从你手里抢走你弟弟,上天就给了他们这个机会。巨大的冲击分散了你们两个,其中一个首领捡到了冲上昏迷的夜尊,就带回去养了起来,希望有一天他觉醒了异能可以为他所用。”

“但夜尊他一直没有放弃寻找你,首领害怕他找到哥哥就跑了,于是找了一个异能是模仿他人容貌的人,模仿了你的样子,去死了夜尊的心。但那个首领没想到夜尊第一次觉醒异能就把他给吞了。呵呵,活该。”

“就因为他们的贪婪,欲望,让夜尊痛苦了万年,他们,活该不得好死。”

沈巍默默地听着,他不知道万年前还有过这么一个阴谋,自己的弟弟因为自己受了如此之大的委屈。赵云澜也默默在心里感叹着,怪不得之前对着自己亲哥哥,那小鞭子抽的,贼利落,原来是黑暗童年造成的阴影啊。

“不过现在好了,他已经找到真正你了。”黑雾转过身来,正对着沈巍,“既然他已经找到哥哥了,那就一定会过得比以前幸福的多吧。”

“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我也不能离开他太久,心魔终归只是心魔而已。”黑雾低下头,企图掩盖自己颤抖的声音,“我该消失了。”

沈巍睁大眼睛看着他:“你不是爱他吗?为什么不和他在一起?”沈巍觉得这个心魔对他弟弟很好,在自己没能照顾夜尊的时候,是这个心魔帮他活过了万年困苦的生活。沈巍非常感谢这个心魔,他觉得这个心魔是他的恩人。

“我是个心魔,对他不会有什么好处的,我可以陪伴他这么久,已经够了。”黑雾对沈巍摇摇头,“我本就是因他失去了你而诞生的,现在他重新找回了你,我自然就不该存在了。”

“记得帮我照顾好他,别告诉他,我爱他。”


这章薛微有点比原来的几章长,别嫌我啰嗦啊~
感谢阅读🙏笔芯❤️~~

田园将芜(六)曦澄

ooc慎入
垃圾文笔略略略
蓝大下线
云梦双杰戏份众多



江澄现在有点蒙,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做梦梦到原来的事了,还一桩桩一件件的这么清晰,这么真实,就连化丹时的痛苦和儿时一起玩耍时的快乐都如此真实,而他所经历的这些,全部都和眼前坐在他床边正在抽风的混蛋有关。

“喂,你在干嘛。”江澄还是看不下去正在自残一般揪自己头发的魏无羡,他出声引起魏无羡的注意。

魏无羡一下子僵住,然后保持着手里揪着头发的姿势,缓缓转过身来:“啊哈哈哈…澄澄你醒啦,哈哈哈…”

看见他这幅蠢样子,江澄简直气不打一处来,还有那个澄澄是个什么鬼鬼名字?吃屎吃多了吗?还是蓝二把他给日疯了?江澄忍住蠢蠢欲动想打人的手,努力控制住咬牙切齿的笑和突突直跳的青筋:“魏无羡,我不记得咱们俩的关系有好到这种地步,别瞎叫唤,小心你两条腿。”

魏无羡看着虽然脸色苍白躺在床上,但却依旧中气十足表情丰富的江澄,即使被骂了也笑得十分开心,他最见不得江澄毫无生气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就像之前点了香昏睡过去的样子。

“澄澄啊,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魏无羡又替江澄掖了掖被角,终于下定决心开口说道。

江澄被这样不太正常的魏无羡搞得有点小小的害怕,赶紧拒绝:“不不不,别别别,我不想听。”

“不行,你必须听。”魏无羡突然变得特别严肃,连带着江澄也不禁跟着严肃了起来,“告诉我江澄,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江澄:“……啥?你说啥?”告诉什么?

魏无羡:……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说的好像不太像话?

“咳咳。”魏无羡盯着江澄看傻子的眼神重新说道,“我是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当年被抓,不是为了偷尸体,而是为了救我。”

江澄一听这话瞬间睁大了眼睛,他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呆呆的望着魏无羡:“什么?”

“我全都知道了。”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江澄,不愿错过江澄任何一点表情的变化。

“呵,你知道又怎么样?干我何事?”江澄把头撇向一边,不打算再理魏无羡。

他这辈子就没想过让魏无羡知道这件事,他觉得不应该让魏无羡知道,也没必要让魏无羡知道。江澄感觉现在有点难为情,就好像藏在心底的小秘密被发现了一样。他以为自己会暴跳如雷,会将魏无羡怒斥出去,可不同的是,他现在只有满心的无奈和无力。

“澄澄,我知道原来我太自以为是,自以为是的误会了你,还说什么还不清还得清的鬼话,我知道我欠江家的,一辈子都还不清。”

哼,你是还不清,你永远都还不了我至亲,还不了我一个原本的莲花坞。

“这么多年来,你一人独撑起江家,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有什么对不起的,这本就是我的江家,我的责任,况且不管多苦我不都是一个人撑过来了?

“以后,你做家主,我就是你的下属,一辈子扶持你。”

不必,你不是已经食言了吗。

“蓝家不是有双壁吗,咱们俩做回原来那个云梦双杰吧。”

云梦双杰早就不存在了,你亲手毁了的,你忘了?

“我们,以后都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

……可我早就习惯一个人了啊。

“澄澄,你哭了?”

傻逼你才哭了。



谢谢阅读🙏笔芯❤️~~

祝大家开学快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