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知何所起

在下榆柒,吃杂粮啦!文笔还在锻炼中,爱好开车,爬墙快,但坑一定填!欢迎一起玩耍啊❤️
扩列吗?1418973704

【澜巍澜】暗恋时期甜甜甜三十题

ooc慎入

垃圾文笔瞎几把写


  01.好像发现了什么但是说不出口

 

赵云澜跟着沈巍进了家门。虽然早就来过了,但是被人亲自领进来还是头一回,想想赵云澜心里就激动。

 

沈巍让赵云澜坐在沙发上,转身去找了药油。

 

赵云澜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目光一刻不停地跟随着沈巍,看着他跑到柜子旁找药油,看着他把领带塞到衬衫里,性感的要命,看着他特地把手搓热财附上自己的胳膊,看着他认真的为自己按摩。

 

虽然刚才被打的那一下有些疼,但还在可忍受的范围之内,然而一看到沈巍认真的模样心里突然很痒痒。所以他故意皱着眉“嘶”了一声。

 

毫不意外的,他对上了沈巍担心和自责的眼神。

 

“抱歉赵处,这个可能会疼一点,请忍耐一下吧。”语气恳切,还带着一丝心疼,眼神纯净到赵云澜都觉得心虚,但是感情又浓烈得要溢出来。

 

赵云澜突然有些不忍心再看那双眼睛了。太烫了,疼得慌。

 

于是他错开了眼神,扯了些有的没的。

 

沈巍竟然也跟着搭着话说了下去,心里有些好笑,不由得挑了挑眉。

 

在赵云澜临走前沈巍把药油送给了他,顺便嘱咐了两句,对赵云澜的生活自理能不放心的很。

 

他看着已经关上的门,摸了摸心口,本没有心的地方竟开始悸动起来。他忍不住的想象着赵云澜所有可能的表情,所有会说出口的话。他纠结着,痛苦又甜蜜。但是沈巍还不明白这是什么。

 

但是赵云澜心里很清楚得很。他很早就觉得沈巍对他有些不一样,比如第一次见面时无限延长的握手,大庆异常的粘人,还有在医院看着自己手臂上的擦伤皱着眉的样子。这都让他喜欢得不得了。

 

他想挑明,每次看见沈巍看着他的眼神心里就痒得不得了。

 

可是赵云澜感觉得到,沈巍就像惊弓之鸟,受不得惊吓。那爱意流露的太过纯粹,让人不忍打碎。

 

但俗话说得好,不作死就不会死。

 

赵云澜还是按捺不住自己时时刻刻想撩沈巍的心。他知道沈巍对古籍的喜爱,所以就花了高价买了一批古书,准备送给沈巍。

 

但没想到这书是沈巍刚捐出去的呀,刚才哪位小姐姐请回来,奸商,骗子!嘤嘤嘤!

 

所以沈巍看见赵云澜吃惊,想打人又只能忍着的表情,嘴角疯狂上扬。



感谢阅读🙏笔芯❤️~~

【夜尊】捡到一只小夜尊(二十)

ooc慎入

小甜甜🍬🍩🍫🍭

垃圾文笔瞎几把写



 

夜尊对沈巍的出现并没有给太多的反应,只是朝着沈巍瞥了一眼就继续和孩子们玩了起来。说到底夜尊还是有些埋怨沈巍的,比如为什么不让他出门,为什么这么久了,还是不放心他,难道还在怀疑他会对海星做出什么不好的事吗?所以夜尊当机立断的就不理沈巍了,开始单方面的和哥哥冷战。

 

沈巍对夜尊开始的冷战毫无发觉,很顺从的站在不近不远的地方,看着夜尊和孩子们疯闹。他突然就很满足,很欣慰。自己一直担心的问题好像是庸人自扰。自己的弟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脆弱,自己好像也对这个世界没那么重要,自私一点好像也没有什么关系。

 

真的想跟爱人和亲人开始一段新的,美好的生活。

 

那边的孩子们和夜尊玩的累了,就围成一圈坐下聊天。

 

然后就有一个孩子突然开口问夜尊:

 

“哥哥,明明你看起来很年轻呀,为什么头发是白色的?跟我外婆似的。”软软的童音,带着好奇。

 

夜尊楞了一下,他从来没有想过发色的问题,以前也从没觉得自己头发的颜色有什么不对。他努力的思考着如何可以把这个问题简单的,又不带任何恐怖色彩的解释给天真无邪的孩子听。

 

“嗯……其实我的年龄可能比你们想象的要大一点?”嗯,没毛病,虽然好像大了不止一点。

 

“唔?”明显怀疑的声音,似乎对这个回答不是很满意。

 

夜尊的眉头皱了皱,现在这些人类小孩都这么难忽悠吗?

 

“其实之前有个大坏蛋,他要欺负我,我就特别生气,然后头发就被气白了。”语气平平淡淡的,对过往的那些痛苦的回忆轻描淡写。那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他都忘记自己以前也是有一头和哥哥一样的墨黑的头发的。

 

“啊~那哥哥你没事吧!那个坏蛋没有把哥哥你怎么样吧?”小孩子明明刚才还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听到夜尊的话后立马就担心起来,甚至还有个小姑娘隐隐要泛出泪花来。

 

“哼!我可是很厉害的!那个大坏蛋早就被我三两下打趴了!”明明很骄傲却还装出一副淡定的样子。

 

“哇!哥哥真厉害!”小孩子们立刻崇拜的看着夜尊。

 

“那是当然的!”对孩子们崇拜的目光很受用的夜尊的小尾巴都要翘起来了。

 

一旁的沈巍听了心里却很不是滋味,尽管夜尊好像已经放下了过去,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但沈巍绝对不可能忘记。夜尊受的苦,遭受的打骂侮辱,他一个都不能忘。沈巍觉得这些的一切都是他的错,如果不是他,夜尊也不会受苦,后边的这些都不会发生。

 

之前赵云澜安慰过他,发生过的事就是发生过的,事实不能改变,但是后果却可以尽力弥补,更何况这本来就不是沈巍的错。他还说如果沈巍愿意的话,他可以和沈巍一起,用后半生去面对,去弥补这个看起来很不好的结局。

 

说完之后,赵云澜就握住了他的手,吻了吻他的嘴角。两个人一起看着和大庆闹成一团的夜尊,笑得可开心了。

 

“现在这样不也很好嘛,你看夜尊那小子开心的跟个小傻子似的。”赵云澜故意在沈巍边上很大声的说。

 

夜尊听到后瞬间扭过身子,超着赵云澜恶狠狠地呲了呲牙,手里还提着大庆的后颈皮:“混蛋赵云澜!你又和哥哥说我的坏话!还有你的臭猫,和你一个混蛋德行!”

 

“哈哈哈哈!”赵云澜笑的很嚣张,就连沈巍自己都笑了出来,第一次没有纠正夜尊话里的不当用词。

 

好像这种生活还真的挺不错的。




感谢阅读🙏笔芯❤️~~


本来在路上遛弯,听着 兔子先生 ,就莫名的想起面面。

有人牵挂,让人羡慕啊,别惹我哭啦。

就很心疼面面,明明和哥哥一般大的,心里还是个孩子。哥哥还是一头如泼墨般的黑发,可弟弟却已经一头灰白。


 

【夜尊】捡到一只小夜尊(十九)

ooc慎入

垃圾文笔瞎几把写

最近事多,更新随缘,尽量日更❤️



 

总之夜尊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持续了小一个月,原本消瘦的脸颊也渐渐圆润了起来。但你以为夜尊是个可以乖乖待着的人吗?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夜尊准备偷偷溜走。

 

正好这一天赵云澜出外勤,沈巍有一个公开课要讲,不知道他们俩是以一种什么心态把夜尊一个人放在家里,但就是这样给了他一个天大的机会。

 

所以等两个监护人出门之后,夜尊摇头晃脑,大摇大摆的出门了。

 

室外的阳光正好,温暖又不刺眼。

 

夜尊抬着头,享受着久违的,来之不易的阳光:“原来这里的阳光是这个味道的。”深吸一口气,然后认认真真的记下这个味道。

 

他很少可以照到阳光,也很少可以悠闲的走在街上。没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没有人冲上来就是要拼命的打架,甚至混有人朝着他露出善意的微笑,或者微微的点头。

 

夜尊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些,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夜尊决定把今天记下来,就记在哥哥送自己的那个小本本上吧。

 

在夜尊开心的到处游荡的时候,沈巍倒是急急忙忙的给赵云澜打电话。

 

“云澜,刚刚面面出门了。我要不要现在去找他啊。”语气虽然平淡,但语速比平时倒是快了一倍。

 

赵云澜听着,心里觉得好笑极了,嘴上还说着宽慰的句子:“行啦,小巍。别着急,你不也想让他出去转转吗,不然怎么今天同意他自己在家?”

 

“可是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我觉得咱们还是跟着点吧…”沈巍看得出来夜尊对外面阳光的渴望,也和赵云澜一起打他出去玩过,虽然看起来很高兴,但是沈巍知道,他对夜尊无形的束缚,让夜尊心里很不舒服。

 

“他是三岁小孩吗?这么大个人了,还让哥哥时时刻刻跟着?你又不能护他一辈子。”赵云澜挑挑眉,“况且你不是可以随时感应到她的位置嘛,出了什么事你也可以瞬移过去啊。”

 

“嗯…好吧,那我下了班再去找他。”沈巍点了点头,想起来在电话那边的赵云澜看不见,又回了他句话。

 

赵云澜一想到沈巍看着表数秒,下班的一瞬间就瞬移到夜尊面前带他回家就想笑。

 

但是沈巍并没能等到下班。

 

正在批改学生论文的他突然感觉到夜尊情绪剧烈波动。

 

于是他二话没说,把笔一摔就瞬移到夜尊的身边,并且看到夜尊后一脸懵逼。

 

夜尊也很懵逼,虽然知道沈巍可以随时找到他,但没想到会这么突然,还这么尴尬。

 

夜尊正在一个公园里和孩子们玩游戏,玩的可激烈,可带劲儿了。可是正玩的好好的,一个小混蛋突然耍赖,这可把我们面面给气坏了。

 

沈巍特别担心,到了这种时候,他才发现原来他最担心的不是夜尊会干出什么过分的事,而是怕夜尊出了什么意外。

 

但是看着怀里搂着俩小孩的夜尊笑得意洋洋的样子,心里柔软的地方一下子被击中了。

 

他没想到夜尊竟然会和一群孩子玩得这么开心投入,竟然还跟一个小孩较劲到情绪波动如此之大,大到足以惊动他。

 

 

夜尊:诶你个小混蛋,竟然耍赖!真气死我了!!哼!

小孩:???就是这么玩的呀?

沈巍:我弟弟怕不是脑子也缩水了?




感谢阅读🙏笔芯❤️~

 

【夜尊】捡到一只小夜尊(十八)

ooc慎入

毫无剧情毫无逻辑但是甜

垃圾文笔瞎几把写



 

这下子两个人倒是都沉默了。夜尊中途吃完了棒棒糖,又跑到赵云澜那里抢了一根赵云澜没说什么,倒是很纵容的看着夜尊为所欲为。

 

等待沈巍下班回来的时间比预期长了不少,精神状态不是很好的夜尊没一会儿就支持不住,在小沙发上睡了过去。赵云澜看着把自己缩成一团的夜尊,走过去把自己的外套盖在夜尊身上,然后小心翼翼地抽走了还被夜尊叼在嘴里的棒棒糖。

 

林静在中途来过一次,估计是借着送文件的名义来八卦一番,赵云澜威胁似的向他挥了挥拳头,林静就缩着脖子溜走了。

 

赵云澜看着熟睡的夜尊,明明是和沈巍一模一样的脸,可偏偏能瞧出几分不同于沈巍的活泼和稚嫩。就算活了万年又能怎样,不过依旧如没长大的孩童一般,本能的寻找着哥哥的庇护。他突然想到,好像在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同还是鬼王沈巍也说过累似的的话。

 

“还不过是个少年人啊。”

 

血缘真是个奇妙的东西,一对双生兄弟,一个在漫长的岁月中磨平棱角,变得深邃又纯粹;另一个则是追寻着过去,过了万年,还是最初的模样。

 

直到沈巍下班感到特调处,他轻轻推开办公室的门,看见了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赵云澜和窝在小沙发上睡得直冒泡的夜尊。沈巍很开心的笑了,现在真好,等面面能把他的心魔练出来团聚就更好了。

 

他对赵云澜笑了一下,等赵云澜也回给他一个极其灿烂的笑之后,弯下腰摇了摇夜尊。

 

“面面,醒醒啦。”说着还伸手揉了揉夜尊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

 

夜尊的睫毛抖了几下,皱着鼻子嘟嘟囔囔的,转了个身反手将盖在身上的外套卷到自己怀里抱紧,继续睡了过去。

 

沈巍没忍住笑了几下,赵云澜见状走了过来,抓住夜尊翘起来的几根毛,用力一扯。

 

“嗷!”夜尊一下子弹了起来,“那个混呃呃呃?”

 

这个沙发本来就小,夜尊两次翻身,终于翻了下去,不过还好沈巍手疾眼快,一把捞住下落的夜尊,阻止了惨剧的发生。

 

沈巍无奈的笑着,一边给夜尊梳着头发,灵巧的手指编出了一个整齐好看的小辫,夜尊一脸不高兴的噘着嘴,边上的赵云澜看着夜尊的头发跃跃欲试。

 

“面面咱们待会去干嘛啊。”沈巍拍拍夜尊的头顶,示意已经梳完了。

 

“吃饭。”夜尊连头都不抬的回答。

 

怕不是之前赵云澜瞎说的多吃就能涨体内的能量被面面信了?沈巍疑惑地想着。

 

“吃吃吃,就知道吃,刚才吃了我多少棒棒糖?啊?醒了就要吃饭。”赵云澜自己还叼着一根棒棒糖就开始数落夜尊,“再吃你就不能叫面面了,就得叫面团啦!”

 

“呸!你个傻子瞎说什么!我才吃你两根棒棒糖!抠门!”夜尊听见面团这两个字之后瞬间炸毛,龇牙咧嘴的就要打赵云澜。

 

沈巍一把揽住夜尊,开口就问:“面面我们待会吃什么?”

 

“火锅。”夜尊眼冒亮光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




感谢阅读🙏笔芯❤️~~

【夜尊】捡到一只小夜尊(十七)

ooc慎入

垃圾文笔瞎几把写




 

夜尊蹭的站起来,窜到哥哥面前,动作之大甚至把筷子摔倒了地上。

 

“哥哥!我该怎么做?”夜尊的动作小心翼翼又迫不及待。

 

沈巍看着这样的弟弟既心疼又欣慰,他终于不再是漫无目的的怨恨这个世界,他也有了自己想要珍惜的人。沈巍很珍惜这样的弟弟,他也要尽全力提供帮助,不仅因为夜尊想,也是因为这个叫离的心魔,在任何一方面都拯救了夜尊。

 

“既然心魔是由本体分裂出来的,那么他的强弱也自然由本体来决定的,你的身体缩小,体内的能量也跟着枯竭,所以他为了保全你的性命,选择与你融为一体。”

 

“但我认为,只要你体内的能量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支撑起你们两个共生,那么他自然也就会回来了。”

 

沈巍伸手扶着夜尊的胳膊,把他扶到自己的椅子上。

 

夜尊怔怔的看着沈巍的嘴一张一合,心里突然就轻松了不少,不管有多困难,要废多大的力气,都不能阻止他见到心里的那个人,更何况这不过就是时间问题,而他这种人,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赵云澜看着发呆的夜尊,有点想笑:“怎么啦?高兴傻啦,没听你哥说嘛,要有足够的能量才可以,你瞧瞧你现在,瘦得跟个小鸡仔似的。”说着递给夜尊一副新的筷子,“还不赶紧吃饭?”

 

夜尊接过赵云澜递过来的筷子,这才发现自己刚才的筷子已经被甩到了地上,开始扒饭。

 

一旁的沈巍和赵云澜一边吃着饭,一边聊着天,讨论着如何帮助夜尊增加体内的能量,还有下一顿饭吃什么,还顺便给一直只扒饭的夜尊加点菜。

 

无论是沈巍夹得夜尊喜欢吃的菜,还是赵云澜恶作剧似的夹得夜尊不爱吃的菜,夜尊全部都吞进去,就好像每多吃一点,就离见到自己心里的人又更近了一步。

 

 

吃过饭之后,沈巍就准备去龙城大学上课,他让夜尊跟着赵云澜特调处。

 

夜尊虽然心里很想和哥哥一起去学校逛逛,但是为了不打扰哥哥工作,他还是顺从的跟着赵云澜进了那个大门。里面宽敞了不少,人比以前多了不少,有熟悉的面孔,也有从来没见过的。投来的目光有好奇的,也有充满怨恨的。

 

但这些目光都不是夜尊所在意的,他所在意的人不多,一开始只有哥哥,后来多了一个离,再后来也开始渐渐地在意赵云澜。

 

夜尊无视了身边各色的目光,跟着赵云澜,进了他自己的办公室。

 

“面面你就跟着待会儿,等你哥下课了,咱们就下馆子去。”赵云澜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下,指了指边上的小沙发对夜尊说。

 

“哼,谁稀罕跟你下馆子!”夜尊很不屑的朝着赵云澜说着,还很轻车熟路的去赵云澜的抽屉里拿了根棒棒糖,但依旧很顺从的做到了小沙发上。

 

然后赵云澜就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假装自己很认真的在办公,夜尊摊在小沙发上,叼着棒棒糖发着呆,还算宽敞的办公室一时间静谧无声。

 

赵云澜向电脑旁歪了歪头,看着瘫在沙发上的夜尊,终于打破了安静。

 

“诶面面啊,我突然有一事儿挺好奇的。”赵云澜有点犹豫,但还是开口问了。

 

“啊?什么事啊。”夜尊的声音有点不耐烦。

 

“嗯…就是当时大战的时候,你明明处于上风来的,把我跟你哥打得喵喵叫,但为什么突然就跑了?”赵云澜斟酌着用词。

 

夜尊听到赵云澜的问题,愣了愣,对啊,为什么当时没有杀了他们呢?明明自己离胜利只有一步之遥,为什么又要恐惧着,颤抖着撤退呢?

 

“哪有什么为什么。不过是害怕看到哥哥又离开我一次罢了。”




感谢阅读🙏笔芯❤️~~

空山新雨后

ooc慎入
跟风老梗嘻嘻嘻
沙雕文笔瞎几把写



窗外突然雷声轰鸣,似是大雨将至。

沈巍还是依然用那种暧昧的姿势与赵云澜温存了一晚。沈巍是睡得很满足很舒适,但赵云澜却一整晚都没合眼。

他满脑子都是沈巍,他的样子,他笑起来勾起的红红的嘴唇,弯弯的眼角,他一丝不苟的衣领,偶尔会沾到一点墨迹而衬得愈发白皙的手指,委屈时眼角含的泪,还有他说过的每一句话。

赵云澜越是想,那句令他浑身发冷的话就在耳边愈发清晰。

“你永远是最好的,值得我为你做任何事。”

他不想,他不敢想沈巍为了他到底可以做到哪一步,是不是什么都可以牺牲?这次是他的尊严他的血,那下次会不会是他的命?会不会是别人的命?

他知道这样揣测沈巍真的很对不起他,明明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明明付出的一直都是沈巍,为什么会这么痛苦,令人纠结?

赵云澜就这么睁着眼,搂着沈巍,怀里的身体温热而柔软,可他还是觉得有什么凉飕飕的。

直到第二起床,赵云澜眼下的黑眼圈惊到了沈巍。

沈巍不明白赵云澜为什么睡不着,明明他昨天晚上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对赵云澜毫无保留的爱意。

“云澜,你到底怎么了。”沈巍把赵云澜拉到沙发上坐下,拉着他的手。


“小巍。”赵云澜看着握着自己的那两只手,犹豫着,但还是下定决心开了口,“小巍,你真的会为了我做任何事吗?”

“当然。”沈巍虽然很奇怪赵云澜为什么会这样问,但还是毫不犹豫的给出了最坚定的回应。

赵云澜被握着的手颤了颤,挣开了沈巍,反将沈巍的手包在自己的手里。

“小巍,你可不可以爱我少一点?”

沈巍微微睁大了眼睛,有点不敢相信,也露出了一丝恐惧。赵云澜可以感受到握在手里的那双微微发凉的手在颤抖。

“云澜?这是什么意思?”沈巍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

赵云澜有点懊恼,他一点也不想看到沈巍这个害怕的样子。所以他捏了捏沈巍的手,示意他不要害怕听他说。

“小巍,我知道你一直在追寻,一万年,多累啊,你好不容易找到了我,让我这么幸运的遇上了你,我怎么还能让你这么辛苦呢?”他每次看沈巍的眼睛,就会想到一个套着枷锁,背负千金的老者,跋涉了一生,却依旧一无所有,茫然的如同新生的幼儿一般。

“你为我牺牲的太多了,你的能力,你的尊严,你的痛苦,甚至是你的生命。”沈巍对自己毫不在意,满脑子全是赵云澜,没有留给自己一丝的位置。

“这份爱太贵重了,我不太认为我可以承受得起。”他真的觉得沈巍的爱太珍贵太热烈了,他觉得自己对沈巍的爱有些不对等,这让他觉得很难受,好像委屈了沈巍,对他不公平。

“你的牺牲精神太浓重了,我觉得这都快成那你本能了吧?”每次有危险都是沈巍一劲的往前冲,企图把所有的危险挡住。

“如果你爱我就意味着你受到伤害,那我宁愿不要。”可是沈巍也会受伤啊。

“小巍,咱们两个之间,不仅仅只有你爱我,还有我爱你啊。”他不想再看着沈巍苦苦的付出了,就算是心甘情愿也不行。

“不要伤害自己了,我会心疼。”他看见沈巍皱皱眉心都会疼的仿佛裂开一样。

沈巍看着赵云澜的眼睛,一字一句的仔细听着赵云澜讲的话,仿佛在听的是天籁。

赵云澜捧起沈巍的手,低下头轻轻地吻了一下沈巍握得有些发白的手指,吻得很虔诚,像一个忠诚的教徒。

“小巍。”

“咱们重新开始吧。”

“这次换我来追你。”

沈巍笑得特别开心,就像万年前一样,就像吃到第一口糖一样,甜极了。

窗外下了一夜的雨渐渐停了,天空放晴,一切都变得很好。



感谢阅读🙏笔芯❤️~~


空山新雨后

嘻嘻。迟来的跟风老梗。
ooc慎入
这个是摸鱼,大概有后续



秋天的雨很少下的这样激烈的,瓢泼一般,下了许久。雨后的空气倒是清新的很,还带着秋天特有的冷冽的味道。从地底向上冒出丝丝的凉气,让人直打寒颤。

赵云澜裹紧了自己的外套,双脚搭在桌子上,琢磨着沈教授怎么还没回来。失明带来视觉上的缺失使他对外的感知敏感了不少,空气中稍稍的降温对他来说极其明显。

在等待了不算太长的一段时间后,沈巍来接他了。

仔细扶着自己胳膊的手隔着外套都向里传来了一阵阵凉意。正常人的手会有这么冷吗?

“沈教授你手怎么这么凉?你刚干嘛去了?”反手握住沈巍的手,更是刺骨的冰凉,本来就白皙修长的手,现在摸起来就像是一件冰凉华美的玉器。

“我干什么了不重要,但是那个神医同意了,赵云澜,他同意给你治病了。”还是属于沈巍的平淡的语气,但是赵云澜还是可以听出他雀跃的心情。

特调处的所有人都为这个消息感到高兴不已,以至于所有人都忘记问沈巍怎么求来的,怎么让那个神医松的口。

赵云澜也是,刚刚想问他为什么这么凉的事情都被瞬间抛之脑后。

等赵云澜被治好后,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沈巍得脸,笑得那么开心,一点平时沉稳的样子都没有,就像个孩子一样。

就连赵云澜再次失明,再次被治好的时候,第一个看到的人也是沈巍。

沈巍长得可真是好看呀,赵云澜每次看到沈巍都会这么在心里感叹一下,就连他睁开眼睛,久存于黑暗后获得的第一缕阳光都在感谢着祈祷着可以再次看到沈巍的容颜。
赵云澜在看到沈巍后才意识到,可以看到光明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沉溺于黑暗实在是寂寞可怕的很。

然后他看到了深夜独自在厨房里划伤自己放血的沈巍。由于太过于痛苦而苍白的脸色,甩开自己的轻飘飘的力道,想逃离自己却虚浮无力的脚步,还有勉勉强强扯起的嘴角给了一个苍白的微笑。

然后他从别人那里得知了,在那个冰冷的秋天里,在那场刺骨的疾风骤雨里,沈巍为了自己,在雨里跪了那么久。多冷啊。他沈巍那么好,他是地星的领袖,他是一万年的黑袍使,他为了自己去跪冯去病那种人。

赵云澜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他有些惶恐。

沈巍的付出和牺牲一般的精神让赵云澜很是不安。他害怕某一天早上醒来一看,身边没有沈巍安静的睡脸,再也闻不到每天早晨的早饭的香气,他害怕。


自从知道了这件事,赵云澜就揣揣不安的回了家,那个和沈巍一起住的小公寓。他坐在床上,茫然的看着周围,甚至还可以味道沈巍身上的独有的冷香。

没过一会,沈巍就下班回来了,看着坐在床上一反常态安静的很的赵云澜明显楞了一下。

“嗯?云澜你今天回来着这么早?”沈巍把顺便买来的才放进厨房,洗了个手准备做饭。

“小巍…过来。”赵云澜朝沈巍笑了笑,招了招手,示意沈巍过来。

沈巍蹭了蹭手上的水,很是顺从的向赵云澜走过去,被猝不及防的扑在床上紧紧抱住。

“云澜?你怎么了?”不太明白爱人的反常,只能回抱住,尽可能的给予自己的安慰。

“小巍,你太好了,我要是配不上你可怎么办啊。”赵云澜似是叹息一般的伏在沈巍耳边。

沈巍皱皱眉头,他不明白赵云澜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沈巍绝对不会放任它发展下去,他不会让自己和赵云澜之间有任何不稳定的因素存在。

沈巍一个发力,挣脱了赵云澜桎梏一般的怀抱,翻身压在了赵云澜身上。他握着赵云澜的手腕,也学着赵云澜的样子伏在耳边低声的说着。

“云澜,我爱你,就仅仅因为你是你而已。你永远是最好的,值得我为你做任何事。”

赵云澜骤然白了脸色。

窗外突然雷声轰鸣,似是大雨将至。


感谢阅读🙏笔芯❤️~~
mua

【夜尊】捡到一只小夜尊 (中秋贺文)

ooc慎入
毫无逻辑慎入
垃圾文笔瞎几把写



夜尊已经在地星安家落户快要一年了,他们从孤独到相遇再到孤独再到相遇,从流离失所到相偎相依,然后的狼狈不堪,他们终于把所有的苦难都经历了一遍。

然后剩下的,就都是生命中的还没来得及体验过的美好,他们还有大把的时间去享受清闲与自由,卸去了重担,放下了仇恨,回归到了最平淡,最纯粹的自己。

时光飞快,这是一切平定后的第一个中秋节。

赵云澜想好好过这个中秋节,早早地离了特调处,带着不知道从哪搞来的一大堆月饼就往家跑。

沈巍的大学早早放了假,带着夜尊一起到家准备晚饭。

沈巍在厨房里忙来忙去,几乎脚不沾地,在沙发上看电视被勒令不准进厨房的夜尊看不下去了,悄咪咪的准备溜进厨房帮助哥哥。

“诶,面面你快出去,你别抢我刀啊。”由于突如其来的袭击弄得措手不及的沈巍一下子被夜尊抢去了菜刀。

“没事的哥哥,我不会打扰你煮饭啦,我就帮你切切菜。”夜尊头都不回,就在展板上把刚刚沈巍还没切完的半个土豆切了丝。

沈巍看夜尊切的熟练,也就放心的把菜刀交给了夜尊,还指示着夜尊切这个切那个。

一个不算太过宽敞的空间里兄弟两个一个炒菜一个切菜,真是和谐极了。

赵云澜一回家就看到了这一幕,实在是养眼。

“小巍面面,我回来啦,我还带了月饼回来。”赵云澜把一大兜子月饼一下子放在桌子上,朝着正在忙活的兄弟俩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啊,云澜回来啦,我们还在做饭,过一会儿就能吃啦,洗洗手去吧。”沈巍一边把菜盛到盘子里,一边抽出空对赵云澜笑了一下。

“啊,云澜哥一回来就能吃到哥哥做的饭了吗,明明一点力都没出,哼,不公平。”夜尊帮着哥哥拿盘子,一边对着赵云澜吐槽,但还是倒了杯水递了上去。

“诶~不能这么说,我这不是还带了月饼回来吗。”赵云澜洗完手出来,拿过杯子喝了一口,反驳着夜尊。

“行啦面面,快把菜端上去吧。”沈巍拍了拍夜尊的肩膀,阻止了一场无休止的口水大战。

饭桌上的赵云澜和夜尊都乖巧极了,极其尊重沈巍做的食物,仿佛人间绝味。

沈巍也很珍惜很仔细的做每一顿饭,尽自己最大努力为两个最爱的人做出美味。

难得的赵云澜在饭桌上开了一瓶酒,和沈巍在一起后,他就很少喝酒了,尤其是在家里,可以说是滴酒不沾。

沈巍和夜尊一人拿了瓶果汁,和赵云澜碰了个杯。

中秋佳节,团圆的日子,三个人在一张摆满了菜肴的小桌子上,红酒和果汁,恋人与兄弟,团聚在一起,抛开过去,迎接未来。

夜尊是没有吃过月饼的,沈巍看着夜尊一脸好奇的样子,心里不住地酸了酸,替夜尊撕开了包装。

夜尊就着沈巍的手咬了一口,甜甜的莲蓉很好的取悦了夜尊,然后就可以看到夜尊抱着莲蓉月饼啃啃啃。

赵云澜和沈巍都坐在一边笑嘻嘻的看着电视里的联欢晚会,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夜尊也时不时的插上几句话。

外边偶尔传来几声烟花的响声,发散着盈盈柔光的月亮又大又圆。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啦~
感谢阅读🙏笔芯❤️~~~

【夜尊】捡到一只小夜尊(十六)

ooc慎入
宿舍打字,日常错字狗,有错字请见谅
垃圾文笔瞎几把写



让人想哭的日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才过了三天,沈巍就穿着那身黑袍回了家。

“哥哥!你终于回来啦啊!!!”夜尊凄厉的惨叫声。

“小巍!!你终于回来啦啦!!”赵云澜凄厉的惨叫声。

“嗯?怎么了你们?”沈巍脚一沾地黑袍瞬间化作黑雾,换成一身宝蓝色西装,看着两个抱着自己大腿眼泪汪汪的人,头顶的问号都险些具象化出来,“发生什么了?”

“小巍/哥哥,你快去做饭吧!”夜尊和赵云澜异口同声甚至还带着隐隐的虚弱的颤音。

沈巍:???

虽然一脸的问号,但是沈巍从来没有办法拒绝爱人和弟弟的任何要求,所以依旧顺从的走进了厨房。

然后很自然的被厨房的惨状震惊了,垃圾桶里堆满了泡面的包装袋,燃气灶上貌似有一个烧漏了底的锅子,水池里有各种看不出摸样的食材。他们两个这两天是在厨房里做了什么奇怪的实验吗?

沈巍好像看见了两个傻子在厨房里战战兢兢的企图做饭,但是惨烈的失败了之后只能可怜兮兮的吃泡面的样子,然后还一边吃一边念叨着想念自己做的饭。

沈巍被逗得笑弯了嘴角,然后默默地戴上了围裙,开始收拾狼狈的厨房。

他很熟练,所以动作很快,不到一个小时,厨房就已经恢复了原先整洁的样子。沈巍翻了翻冰箱,用仅有的食材烧了比较丰盛的晚餐。

夜尊和赵云澜看到沈巍端着盘子往饭桌上放,两个人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勉勉强强的等到沈巍上桌,马上迫不及待夹了一筷子放到嘴里,然后真的流出了感动的泪水。

“唔唔唔,唔唔唔。”赵云澜塞了满嘴的饭菜,口齿不清还企图跟沈巍说话。

“云澜,咽完了再说。”沈巍笑眯眯的看着狼吞虎咽的两个人,可能身为一个大男人却如此喜欢做饭的原因就是,可以看着自己在乎的人吃着自己做的饭如此开心,幸福的感觉弥漫在自己心里。

“我说,小巍你去地星找到救回心魔的方法了吗?”赵云澜努力的咽下嘴里的饭菜,锤了锤自己的胸口,才艰难的开口。

夜尊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睛却死死地盯着沈巍,眼神里闪着期待的光,一眨不眨的看着沈巍。

沈巍看着眼巴巴的夜尊有点想笑,自己的弟弟就是可爱,要和爱人一起好好宠着。

“放心吧面面,我当然找到了,找不到我是不会回来的。”沈巍笑眯眯的,揉了揉夜尊毛茸茸的脑袋。

“真的吗?”夜尊的眼里瞬间闪出了欣喜地光。


感谢阅读🙏笔芯❤️~~

【夜尊】捡到一只小夜尊(十五)

ooc慎入
对不起了各位,我明天去学校报道啦,今天只能更得特别短小啦。
见谅见谅
各位就当小段子看吧~


夜尊休息了一晚之后,身体也渐渐恢复了过来,沈巍还没回来,赵云澜就先把夜尊带回家了,途中还去了趟上回去的商场。

“你个臭小子,说晕倒就晕倒,吓得我们俩魂都没了。给你买的衣服也扔在店里了,什么菜也没买。”赵云澜一边在商场的地下停车场倒车,一边不停地和夜尊叨叨。

夜尊倒是很悠闲的,坐在副驾驶上,靠着车窗,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赵云澜:“是是是,赵大处长。咱们现在就去把衣服拿回来,然后再去买菜。”

两人一起去了上次买衣服的店里,上次的导购小姐很尽职尽责的把他们买的衣服都整理好,好好保管,两人取衣服取得很顺利。

“诶呀,那个导购小姐还挺好啊,整整齐齐的呢。”夜尊拨了拨袋子,叠的整齐的衣服和收据。

“你以为人家都和你一样啊?”赵云澜两只手各提满了袋子,和夜尊一起往地下的超市走去。

“诶,是吗?我们今晚吃什么啊?小云澜?”夜尊跟在赵云澜的后面,手里只提着一个袋子。

两个人一起在超市逛来逛去,然后夜尊看着皱着眉头挑来挑去的赵云澜,挑着眉问道:“赵云澜,你会不会做烦啊?别不是要毒死我吧。”

“呸,瞎说什么!我不买菜,我就买个泡面,吃不死你的。”赵云澜往购物车里放进了第十一桶泡面。

“呵呵。”夜尊对今后自己的生活质量开始了深深的担忧。

然后两个人一起,提着一大堆衣服和泡面,开着车回家了。


离开哥哥的第一天,吃着泡面的夜尊想他。
离开老婆的第一天,吃着泡面被夜尊狠狠吐槽的赵云澜想他。

离开哥哥的第二天,吃着另一个口味的泡面的夜尊想他。
离开老婆的第二天,吃着另一种口味的泡面被夜尊差点痛扁一顿的赵云澜想他。

赵云澜,夜尊:嘤嘤嘤。


谢谢阅读🙏笔芯❤️~~